COVID-19會導致脫髮嗎?而且還與雄性禿有關?
截至2021年五月中為止,COVIN-19病例數已達到1.63億,死亡人數已達338萬人,當然實際染疫與死亡的數目是遠大於此。若說人類在這疫情之下學到的教訓,恐怕是自私自利、見死不救,我們看不到國際間具有醫療優勢的國家對弱勢貧窮地區的國家積極伸出援手。人性的泯滅何嘗不也是地球上的一株病毒?
 
離題了!確診者從COVID-19中恢復數月後,許多人發現他們的頭髮大量掉落。
我們知道人有旦夕禍福。但是,一般人可能沒預料到COVID-19會跟脫髮有所關連。
 
美國皮膚科病理協會給我們的衛教資訊指出:發燒或生病後暫時掉髮是正常的。發燒是COVID-19的常見症狀。發高燒或染疫恢復數月後,許多人都經歷明顯掉髮。雖然許多人認為這是脫髮(hair loss),但實際上這是一種掉髮現象(hair shedding)。這種類型的掉髮稱為休止期掉髮(telogen effluvium)。當更多的頭髮同時進入頭髮生長週期的脫落期階段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發燒或重病會迫使更多的頭髮進入掉髮階段。
 
大多數人在發燒或病癒後兩到三個月看到明顯的掉髮,洗頭時或梳理頭髮時會容易察覺到。這種掉髮現象可以持續六到九個月,然後慢慢緩和。絕大多數人在經歷掉髮之後,頭髮皆會長回。
 
壓力會導致頭髮暫時掉落。即使在這段時間從未發燒或確診COVID-19,也可能會出現掉髮現在。原因在於承受過大的情緒壓力也會迫使更多的頭髮進入休止期。在這非常時期,如果疫情影響到生計,誰不感到更大的壓力和焦慮?同樣的,在承受壓力後大約兩到三個月會出現掉髮增加的現象。看到掉髮量大增,本身就是一種壓力源了,要找到減輕壓力的方法或是壓力源消失,休止期掉髮才會停止。如果懷疑異常掉髮不是由於疾病或壓力所引起的,就要求助於皮膚專科醫師了。
 
另外我們來看關於COVID-19與雄性禿相關的研究。雄性禿已經讓人沮喪了,沒想到與COVID-19染疫嚴重程度有關……
 
Androgenetic alopecia present in the majority of hospitalized COVID-19 patients—the “Gabrin sign”.
Wambier C.G. Vaño-Galván S. McCoy J.    et al.
J Am Acad Dermatol. 2020; 83: 680-682
Wambier等人的最新觀察,有禿頭的男性具有感染COVID-19的高風險。在西班牙馬德里的3間醫院,近8成的新冠住院男患者患雄性禿,較一般同齡人口的3成至5成比率更高。
 
Male balding is a major risk factor for severe COVID-19
Justin Lee, BS. Ahmed Yousaf, BA. Wei Fang, PhD. Michael S. Kolodney, MD, PhD
Published:July 21, 2020
初步研究指出因COVID-19重症而住院的男性中,具有雄性禿脫髮的發生率較高。這兩項不受控制的觀察性研究都受到樣本量小的限制。
 
為了進一步評估這一有趣的觀察,作者使用UK Biobank的數據檢查了1941名接受COVID-19測試的住院男性患者的脫髮嚴重程度。進行了多變量logistic回歸分析,找出COVID-19測試結果為陽性的男性,看看他們禿頂頭的嚴重程度。
結果是,COVID-19陽性率隨著禿頂率增加而升高。在592個報雄性禿第一期的患者中,有15.03%的患者呈陽性。在404名報告雄性禿第二期的患者中,有16.83%的測試呈陽性。在551位報告雄性禿第三期患者中,有18.15%呈陽性。在394例報告雄性禿第四期的患者中,有20.05%呈陽性。
 
儘管確切的機制尚不清楚,但較嚴重的雄性禿脫髮似乎與COVID-19的染疫嚴重程度有關。這顯示,嚴重雄性禿的男性可以幫助臨床醫生和公共衛生當局去識別和保護風險最大的人。
 
簡單的說,雄性禿禿頭男性若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變成重症的機會可能較正常髮量群還高,入院治療部的機會亦較大,住院時間會較長。
 
 
By iwanthair’s blog 董哥的家

名稱:

Email:

留言:

點擊可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