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chosScan

TRICHOSCAN
TrichosScan®是一種結合epiluminescence顯微鏡與自動數位圖像分析的系統。它能估算出頭髮的數量與密度,終端與毫毛的百分比,還有數學上的近似值,與顧算生長期與休止期頭髮的百分比。
進行這項測試前,會先剃掉小部分頭皮(約1平方公分)的頭髮,並且在48-72小時後進行評估。軟體會對相機拍到的影像進行自動分析。算出這個地區全部的頭髮數量,每平方公分頭髮的密度,還有終端髮的百分比(厚度超過40 μm)還有毫毛(厚度低於40 μm)。
不像休止期頭髮那樣,生長期是頭髮進行不斷成長的過程。剃髮72小時後的照片在進行分析後,我們可以區別出頭髮在成長與不成長。頭髮還有成長的叫做生長期,沒有成長的叫做休止期。TrichosScan®可做為協助診斷的工具,並且可以監控正在治療的病患。為了確保之後評估的再現性,測試的地方建議做記號。

LABORATORY ALTERATIONS

FPHL
與典型實驗室變異無關。研究休止期掉髮的原因對於治療有併發症的病人有益。鐵蛋白濃度改變跟FPHL之間的關聯仍有爭議。一些研究顯示,FPHL病患的鐵蛋白跟控制組相比濃度較低,那些鐵蛋白濃度高於40 μg/l的病患對於抗雄激素治療的反應有比較好。
但是,一個Trost與同事所做的文獻探討做了一個結論,掉髮研究中沒有定期鐵蛋白濃度測定的證據,也沒有非貧血病人鐵劑補充的證據。要不要進行實驗室研究與補充品應該分開做決定。Trost也提到說,雖然缺乏證據,但是他進行了定期實驗室測試,不管有沒有貧血都治療缺鐵的病患。他解釋他的做法是因為他認為病患的血清鐵蛋白濃度高於20μg/ml時,對於治療的反應比較好。
大多數有PFA的女性並沒有得到高雄性激素徵狀(hyperandrogenism)。其他徵兆與症狀的發生指出患有高雄性激素徵狀,像是月經期的改變,不孕症,陰蒂肥大,性慾改變,多毛症,痤瘡,油性皮膚,聲音音色的改變都應該做臨床的評估,並且提出警告。
2011年的歐洲普查結果建議對游離雄激素指數(FAI)與催乳激素做篩檢。FAI是總睪錮酮與性激素結合球蛋白間的關聯(SHGB) [Total Testosterone (nmol/L)/SHBG (nmol/L) x 100]。根據篩檢結果與臨床上的關係,可以進行一個完整的內分泌評估。大於或等於5的FAI代表有多囊性卵巢症候群。使用賀爾蒙避孕藥會使SHGB濃度改變。因此要在賀爾蒙避孕藥停止使用2個月後才能開始實驗室內的測試。
相同的,應該控制TSH濃度(甲促素,Thyroid Stimulation Hormone),因為甲狀腺功能障礙可能會導致與FPHL有關的掉髮。
除了鈣的代謝,維他命D的重要性在這幾年一直廣泛的被討論。最近一個80位有休止期掉髮或患有FPHL的女性與40位控制組的研究顯示,維他命D濃度在病患中比在控制組低。但是它在頭髮周期中扮演的角色還有禿髮的發展還沒被確立。

解剖病理學的改變
FPHL的診斷大多數可以只靠臨床因素確診。只有早發的例子中,非典型的表現與可能跟其他禿頭型態共存的時,才會需要用到組織病理學檢驗來確診。傳統的縱向部位分析讓我們可以看到完整的毛囊,這對與癬狀浸潤,表面與皮下改變有關的禿髮判斷來說很重要。但是,縱向部位只能測試小數量的毛囊,所以不能進行診斷FPHL所必須的毛囊的定量分析。
使用1993年Whiting標準化的橫向毛囊分析讓樣本裡的毛囊能有基準,而且是評估可能患有FPHL的病患組織學的標準化方式。因此,理論上來說進行兩點切片檢查(4-mm打洞 )就能同時得到橫向與水平部位。與終端髮相比,會在水平部位看到細小頭髮的比例增加的主要變化。

 (Figure 10)
Histopathological examination of FPHL. a) Transverse section evidencing wide variability in diameter of the follicles. b) terminal follicle in detail. c) miniaturized follicle, perifollicular fibrosis and sparse mononuclear inflammatory infiltrate in ...

原則上來說,終端髮的直徑會超過0.03mm而且會比它們在裡層根鞘還要粗。毫髮與細小髮的直徑則小於0.03mm,但是比裡層根鞘還要細。我們可以觀察外部根鞘(比較有結構)與細小髮的豎毛肌(發展較好)來區別出主要毫髮與細小髮的不同。
在比較嚴重的例子中,生長期/休止期比降低而且毛囊密度會減少。此外,也會有分散的毛囊周圍淋巴組織浸潤與和比較嚴重的預後有關的纖維化。在垂直部位,可以在細小化毛囊下的皮膚深處看到一條特有的結締組織殘留。

生活品質
雖然頭髮沒有重要的生理功能,但是它們對外表,自尊與社會認同功能卻很重要。
禿髮的嚴重性,是由皮膚科醫師透過分類系統建立,並不會讓病人瞭解他/她病情的嚴重性或對他/她生活的影響。因此,皮膚科醫生應該要知道情緒的要件並且用特別的工具來評估FPHL對病患生活品質的影響。
對女性來說,有健康的頭髮與自尊,可變性,還有社交有關。2012年在巴西做的研究結果顯示,害怕掉光頭髮比害怕得到心肌梗塞還要嚴重。
雖然有些一般的問卷可以用來評估生活品質,但是她們無法適當地涵蓋到所有特殊的疾病。在2000年的時候,Dolte與他的同事發明並且證實了一個可以評估患有FPHL病患的生活品質的特殊問券” Women’s Androgenetic Alopecia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女性雄性禿生活品質問券)” (WAAQOL)。雖然問券擁有很出色的心理特性,但是WAA-QOL在臨床研究中只有少量被使用到,而且還沒有被翻譯與根據文化調整成巴西葡萄語。

最後的想法
雖然FPHL有很高的盛行率,但在皮膚科醫生的門診中還是有一些難以掌控的部分。它的專有名詞還有診斷定義在作者與不同的發表文章中仍有不同的看法。機因的因素還沒被完全了解。賀爾蒙實際上的參與還是不清楚。
雖然在顯微鏡下FPHL與MPA的改變是一樣的,但是如果考慮到臨床表現的與對治療反應的不一致,在性別間產生的這些不同的表現下我們就不能確定它們是不是真的是一樣的東西。
雖然這篇文章不考慮到治療這個方面,但是應該特別提出FPHL的治療反應跟MPA比起來比較沒有固定模式而且變化較少。甚至使用抗雄激素,結合口服避孕藥,外用minoxidil與低功率雷射都無法完全復原,而且有一些病人的進展在臨床上是看不出來的。毛囊移植手術有一些限制比如在瀰漫型病患中的捐贈區該如何選擇。此外,仍然需要長期的藥物治療。
找出與早發型FPHL有關且容易得病的病患,進行早期治療,會比那些對於已經是比較嚴重的病患或甚至是阻止這個疾病繼續發展的方式更能提升治療效果。
必須提到的是,偵測FPHL的臨床照片仍然沒有高度的準確性。病患的回報,皮膚顯微鏡與TrichoScan應該用於FPHL有關的禿髮治療臨床測試中,做為客觀且長期性的評估。症狀技術的進步能使診斷更確實而且能使臨床測試結果更好。我們需要更深入瞭解FPHL病理生理學的知識來發展更新更有效的治療方式以預防與反轉這個疾病的進展。這包含了用更詳盡的調查(除了基因與賀爾蒙因素)來找出發病有關的其他可能因素。
以上詳細描述FPHL的頭髮周期的細節,對流行病學,基因與病理生理學的闡述,希望可以改善受這個疾病影響的病人的生活品質。

By iwanthair's blog

名稱:

Email:

留言:

點擊可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