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用Finasteride會帶來副作用的疑慮,往往是讓人不願意規律服藥來治療雄性禿的原因,加上近幾年來,有些關於副作用的個案與媒體報導(我們Blog中都有分享過),無法讓人安心地服藥。現在,我們嘗試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待服藥後所產生的副作用,此論文的作者,認為服藥其實是安全且耐受性良好的治療方式。性功能障礙與情緒障礙的副作用,究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還是只是被混淆誇大了?



非那斯特萊之使用與抑鬱性障礙

提出報告指出非那斯特萊使用者會遭遇情緒障礙的文獻很少。Altomare等人16曾提出報告指出在回顧一個案例時發現到有19名患者在開始使用非那斯特萊來治療雄性禿之後產生了情緒障礙的情形,並且該種情形於不再用藥之後消解了。16 在一項前瞻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員在治療開始前以及治療進行兩個月後對128名使用非那斯特萊來治療雄性禿的患者進行了關於抑鬱性障礙症狀的問卷調查。該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在進行治療兩個月後患者的抑鬱症狀方面有顯著的增加情形;然而整體上的影響仍是輕微的。此外,這些症狀在不繼續使用此藥之後都有所消解。有趣的是,在抑鬱性障礙的量表分數方面,有性欲減退情形的患者的分數比起其他未受影響者的分數並無顯著的差異。17


持續性的副作用

由上述各項研究可知,在過去20年間的運用情形中非那斯特萊一直都被認為是耐受性良好且普遍安全的藥品,且大多數患者都未因使用此藥物而遭遇到任何的副作用。然而在過去五年之間,瑞典、英國以及美國的政府機關規定產品資訊要包含可能產生的持續性性功能方面副作用以及抑鬱性障礙。也有幾篇描述這些性功能方面持續性的副作用以及抑鬱性障礙的論文在這幾年內被發表出來,引起了各方媒體及網路族群的大量關注。

Traish等人18曾著作描述一名在使用非那斯特萊治療雄性禿一個月後產生了持續11年之新發勃起功能障礙、性慾喪失以及抑鬱性障礙的健康24歲男性案例。此外,Irwig等人曾在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上發表過兩篇描述了性功能方面持續性副作用的論文,以及在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iatry上發表過一篇關於使用非那斯特萊之後產生之持續性抑鬱性障礙的論文。最初一篇發表於2011年的論文中特別對71名自行回報說在停止使用非那斯特萊超過三個月之後仍有持續性性功能方面副作用的雄性禿患者進行了調查。19該論文作者自www.propeciahelp.com網站募集了一批患者,該網站為遭遇到持續性副作用之非那斯特萊使用者之間交流、發表該作者之臨床實踐情形以及經醫師轉介之患者交流的平台。研究人員經由電話及Skype訪談來進行研究,研究方式為回顧式地詢問患者有關使用非那斯特萊之前及之後發生的各種症狀。研究人員運用亞利桑納性體驗量表(Arizona Sexual Experience Scale, ASEX)以客觀地評估性功能障礙的程度,當量表分數大於或等於19分時即表示有性功能障礙的情形。訪談當下的時間點有每個月性行為頻率自25.8次降至8.8次之減少情形,並有ASEX量表分數由7.4分增至21.6分的增加情形。某些參與者(實際人數未於報告中提及)表示說性功能障礙的情形在不再使用該藥物之後立即就開始發生了。這些患者的平均性功能障礙期間超過三年。在其後一篇發表於2012年的論文中,研究人員則前瞻式地追蹤前述2011年的研究中其中54名參與者以便評估他們先前所稱的性功能障礙情形是仍在持續當中或已消解。20後續追蹤調查用的電子郵件在前一次研究後的9到16個月之間被寄送給參與研究的對象。而在此次的再評量過程當中,仍有89%的對象持續有性功能障礙的情形。

最後一篇論文在其研究中評估了來自發表於2011年的研究中自行回報說有因使用非那斯特萊而造成性功能障礙期間延長情形者中,其中61名參與者的抑鬱性障礙程度,並將其結果與一取自於某大學的雄性禿男子對照組的結果做比較。21 研究人員運用了貝克憂鬱量表第二版(Beck Depression Inventory II, BDI-II),該量表以14分表示有輕度抑鬱,20分則表示中度抑鬱,29分以上則表示有嚴重抑鬱的情形。該群曾使用非那斯特萊者之中75%的人測出有抑鬱症狀,相較之下對照組中則只有10% (p<0.0001);而其中64%曾使用非那斯特萊者有中度到嚴重的症狀,相較之下對照組中並無測得中重度症狀者。這群曾使用非那斯特萊者之中39%的人曾有自殺的念頭,相較之下對照組中則只有3% (p<0.0001)。曾使用非那斯特萊者組別中平均的BDI-II量表分數為23.67分,而對照組的平均分數則為5.93分。

雖說由Irwig等人發表的三篇研究引起了年輕健康的非那斯特萊使用者以外的族群的密切關注,對出自這幾篇研究的數據進行批判性的分析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才能使醫療從業人員能與患者就使用非那斯特萊治療雄性禿的方式之潛在風險事先做最佳的溝通。單就這幾篇研究而言,我們並無法得出說使用非那斯特萊肯定與持續性的性功能障礙及抑鬱性障礙有關的結論。

我們的一項主要顧慮即為研究中對試驗參與者的挑選偏差程度。試驗對象中的許多人都是從一個為了在使用非那斯特萊之後產生了性功能方面持續性副作用的人們而架設的網站募集而來的。這群人有可能較受到自身對性方面的關心影響或者有比較嚴重的性功能障礙情形,是故才有較高的機率來尋求並參與那幾項研究。因此這些研究的發現有可能與性功能障礙情形不那麼嚴重的人們沒什麼相關性。除此之外,先前引述之由Mondaini等人14在2007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曾發現到當患者們被事先告知過說使用此藥可能導致性功能障礙時,有發現到一種顯著的安慰劑效果。而由於現在談的這幾項研究中不少的對象患者是經由網際網路自行來參加的,要去確認這些人們是否因為在開使使用非那斯特萊前曾事先被告知潛在的風險而產生了安慰劑效果是很困難的事情。

除此之外其中還有顯著的回憶偏差存在的可能性。這三個研究中最初的研究之對象患者的33%曾經歷了持續超過三年的性功能方面之副作用。我們可以推定說他們有可能在進行ASEX量表測試時對於回想好幾年前自身的性功能時不太容易能給出準確的答案。同樣在其中對抑鬱性障礙的研究中的對照組並未在統計上與實驗組有所類似。他們比起實驗組的成員而言在民族上更為多元且較為年輕。而這群人身上比較不會測得有抑鬱的各種症狀。在此補充說明,若想要正確評估非那斯特萊之任何可能的效果,則對照組應由有性功能障礙的一群年輕男子組成。而去比較曾使用非那斯特萊者中有性功能障礙者及無性功能障礙者之間抑鬱性症狀之有無亦會得出更多有用的資訊。如前述一篇論文中所提及的,該篇作者並無法發現到非那斯特萊使用者中有性欲減退情形者與未受到影響者之間在產生抑鬱性障礙方面有顯著差異情形。17 在未適當地設定控制組的情況下,要去評估性功能障礙對於抑鬱性障礙的影響是很困難的,反之亦然,因為這兩者之間明顯有所關聯。

更甚於此,這三篇研究皆為未管控安慰劑效果之回顧性研究。基於回顧性研究之特性,我們無法確定非那斯特萊使用者身上是否真的有過持續性的性功能障礙及抑鬱性障礙。這就是我們能夠提供給患者之最重要的資訊。


結論

總結而言,Irwig等人的發現是頗為令人困惑的;然而縱使說由Irwig等人所著作的三篇論文中的發現都是準確的,那也明顯只會影響到一小部份的非那斯特萊使用者。正如上述前列腺癌預防試驗報告中所述,在超過17,000名的患者中並沒有人經歷過持續性的性功能障礙或抑鬱性障礙。因此該篇作者得以表示說非那斯特萊對於造成性功能障礙只有很微小的影響。他們更提出建議說這些性功能方面的副作用不應影響到在開立處方時開出此藥品給患者使用的行為。

我們在此再次重申,根據數百次隨機分配且受控制的試驗所得出的數據顯示,非那斯特萊仍應被認定是一種安全且耐受性良好的藥品。進一步進行更多隨機分配且受控制的試驗以深入評估那些在使用非那斯特萊之後為期間增長的性功能障礙及嚴重的抑鬱性障礙所苦的人們身上是否有任何獨特的特質亦是非常重要的。想要論定Irwig等人的研究結果是「在轉移注意力」或是真的發現到了我們應該與患者事先溝通並提起之可能相當罕見但嚴重的副作用,還需要未來更多的雙盲且對安慰劑效應有所控制的試驗來協助評估。(版權屬原作者)    


iwanthair's blog編譯整理

名稱:

Email:

留言:

點擊可刷新
1F
董哥,您好:

最近買柔沛或相類似抗雄性禿的藥物時,都有醫師或藥師說,最好隔一段時間就停藥一個月,不要吃太久,藥師的部分是推薦順天堂七寶美髯丹之類的產品,醫師則沒有特別推薦什麼藥物。
想請問董哥:
(1)是不是最近醫學界有發現什麼重大不利的副作用嗎?難道會產生永久性傷害?
(2)據說四十歲後賀爾蒙會減少,那是不是就沒必要再吃柔沛之類的產品?改吃鋸棕櫚等輔助性產品+塗抹落健就足夠抗DHT掉髮?
(3)目前HairGenesis鋸棕櫚高濃度精萃一個月要價多少?有沒有髮友們吃了的心得分享?
(4)瀰漫性脫髮也是雄性禿的一種嗎?瀰漫性脫髮是不是吃藥較有效?
感謝您喔!甘蝦!
版主回應:2017/03/31
您好

有藥師或是醫師這樣說的話,希望您能明確告訴我們是哪位醫師跟藥師說的,這樣可以提醒其他朋友下次遇到他們的時候,能夠注意:這樣子的說法跟建議是不對的。

中藥沒有治療雄性禿的診斷,我不認為七寶美髯丹是有效。

1.你問我是口服藥嗎? 副作用一樣是以性通能障礙為主,很少數個案反應停藥之後的副作用還是存在。

2.你吃一段時間後停用,所有效果都會失去,沒吃藥一定會失去效果?
改吃口服鋸棕櫚不可能取代口服藥的,縱使有用落建也是一樣。

3.HG代購一瓶約1150台幣。 吃的朋友都是一直在吃。(但效果本來就是因人而異)

4.有可能的,建議先確實找出最可能的原因,若是雄性禿,吃藥的效率的確會比較好一些。

董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