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
研究1

在進入本研究時,有AGA的受試者比對照組有顯著較低的PI (P <0.001) (圖1)。在兩個AGA亞組的PI之間並無顯著差異。在沒有AGA的對照組受試者,PI在研究期間保持不變,無論他們是否使用KCZ或非藥物洗髮精。使用非藥物洗髮精之有AGA的受試者,其PI顯示隨著時間緩慢的線性減少 (圖1)。當以 PI評估時,較大的個體之間的差異在AGA演變中是很明顯的。對比於這樣的疾病進程,KCZ組別產生逐漸增加的PI,其在一個6個月的調查後變得明顯,且在大約15個月後達到一個穩定值(圖1)。然而,KCZ的PI和時間之間的整體關係最符合線性回歸模型(r =0.69,P <0.01)。
 
平均皮脂臨時水準在AGA組(115±47 pg/cm')顯著(p<0.05)高於對照組(69±44 pg/cm')。使用非藥物洗髮精的AGA和正常的志願者並未顯示有意義的變化。接受KCZ治療的受試者有對數遞減 (r=-0.43, p<0.07)的趨勢,在本研究結束時,中位數減少18%。
 

研究 2

在進入本研究時,AGA頭髮密度在KCZ組別為250±38/平方厘米,而在使用非藥物洗髮精的Minoxidil組別則為276±33/平方厘米。髮幹直徑和皮脂腺面積兩者在接受兩種治療方法之一的兩個分配組別之間,並沒有顯著差別。髮幹直徑的中位數是46.7 gm (信賴區間:29.6-71.8)。大多數AGA受試者的頭髮變數是雙峰分佈。個體內的變異係數範圍從32到68%。皮脂腺面積的常態分配平均值為1,614±491 pm'。在AGA受試者的兩個子組,其髮幹直徑和皮脂腺對應區域之間存有負線性關係 (圖2)。
 
圖2. 在AGA髮幹直徑和皮脂腺面積之間的負線性關係。a=KCZ治療之前 (n=126, r=-0.46, 斜率=-0.52, p<0.01); b=經過6個月KCZ治療之後 (n=149, r=-0.42, 斜率= -0.39, p<0.01);c=使用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Minoxidil組合治療之前 (n= 144, r=-0.65, 斜率= -0.63, p<0.01);d=經過6個月使用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Minoxidil組合治療之後(n= 155, r=-0.54, 斜率= -0.54, p<0.01)。
 
 
圖3. AGA髮幹直徑的中位數和95%的信賴區間:使用2%KCZ洗髮精或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Minoxidil組合治療之前(T0)和經過6個月治療之後(T6)的評估。

 
圖4. AGA皮脂腺面積的平均值和標準差:使用2%KCZ洗髮精或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Minoxidil組合治療之前(T0)和經過6個月治療之後(T6)的評估。
 
在6個月的試驗完成後,頭髮密度在KCZ組別達到222±96/平方厘米 (+18%),在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米諾地爾組別則達到306±29/平方厘米(+11%)。KCZ洗髮精和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米諾地爾組合兩者,髮幹直徑的中位數皆產生7%的增加 (圖3)。髮幹直徑值仍然呈現雙峰分佈。在 KCZ組別中,觀察到平均皮脂腺的面積減少19.4%(圖4)。相反地,同樣的變數在加用非藥物洗髮精的米諾地爾組別則增加5.3%。在研究結束時,髮幹直徑和皮脂腺面積之間仍呈現負線性相關(圖2)。

 
討論
 
在有遺傳素因的成年人中,AGA是由雄性素驅動的脫髮。在禿髮區域也存在富含免疫活性的T淋巴細胞的炎性浸潤。據推測,激素和免疫調節機制兩者的協同作用可能會使AGA的毛囊受傷。免疫活性T細胞抵接過渡期AGA頭髮外根鞘的原因仍然難以捉摸。然而,包藏在下漏斗部的親脂性微生物也可能代表觸發因素。在AGA測試KCZ的原因,是它能有效對抗馬拉色菌屬Stapkvlococcus菌屬,它們是頭皮菌群的一部分。這也顯示出一些直接抗炎的效果。
 
「髮量」減少是AGA的一個顯著特點。其取決於單位面積的頭髮數目、頭髮直徑和生長期的持續期間。穿刺活檢的PI和截面分析探討頭髮狀況的這些面向。如果不進行治療,雄激素依賴性脫髮將逐漸惡化。這只在使用非藥物洗髮精的AGA子組中發現。相反地,目前的兩種研究都顯示2% KCZ洗髮精在受到AGA影響的頭髮變數上有明確的功效。頭髮的密度和和大小,以及生長期毛囊的比例都得到改善。雖然在第二個研究的受試者數目有限,結果得自KCZ 洗髮精與Minoxidil的比較。業已指出,能夠保持現有頭髮族群的藥物應被視為能有效治療AGA。目前的數據顯示,KCZ 應該進入這個藥物群。這項指示也由皮脂分析和皮脂腺體積的形態測定評估顯示KCZ造成皮脂分泌減少的趨勢這一事實所證實。KCZ的這種皮脂調解效果已在先前指出。然而,更近期的研究中沒有發現此一面向,反而顯示經過4週的脂漏性皮膚炎治療之後,頭皮油脂含量增加。由於毛囊閉塞的消除造成皮脂遞送至皮膚表面的改善,說明了此一研究結果。也可以這麼說,在進入本研究時出現的鱗狀物作為皮脂的儲藏庫,從而以人為方式減少皮膚表面可測量的皮脂流量。此外,以我們的經驗來說, 4週的治療階段太短,以致無法顯示KCZ的任何皮脂抑制作用。
 
在最終的分析中,由目前兩個比較研究所獲得的數據是令人鼓舞的。根據上述的觀察結果,我們不得不得出這樣的結論,那就是經常使用2%KCZ洗髮精可能可以參與改善AGA的外觀。
 
然而,進一步的對照研究必須在更大的患者群中就計算理想的KCZ劑量和配方,以及充分評估在此症狀中使用外用 KCZ的常規治療的可取性兩方面,確認此研究結果。

By iwanthair's blog

名稱:

Email:

留言:

點擊可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