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bia, RockefellerStanford 大學的研究團隊已經找到一個有關生髮的新基因,就是刊載在2010年415號的Nature雜誌中的那個新基因。這個發現可能會影響未來雄性禿與其他形式掉髮的研究與治療。





研究專家發現這個被稱做
APCDD1的基因,會造成幼年時期就開始的漸進式落髮(也叫做遺傳型單純式毛髮缺少症)。這個疾病是因為毛囊微小化”  所造成,而這與雄性禿的關鍵特徵相同。當毛囊經歷這樣的微小化過程,它們縮小窄化,使得頭上的粗髮被稀薄、細微的頭髮取代,也就是俗稱的”peach fuzz”(桃子的絨毛)
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Angela M. Christiano Ph.D., professor of dermatology and genetics & development at Columbia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說:這個造成遺傳型單純式毛髮缺少症基因的發現,讓我們有機會可以深入探討常見於雄性禿或圓禿中的毛囊微小化的發展過程。重要的是要注意雖然這兩個病狀擁有相同的生理發展,但我們所發現的遺傳型單純式毛髮缺少症的基因,並不能完全解釋雄性禿複雜的過程
這個團隊利用分析巴基斯坦以及義大利有遺傳型單純性毛髮缺少症家庭的基因庫而得到以下的發現。他們發現第18號染色體中的APCDD1基因有普遍的突變,而這個區域在之前的研究中被認為與雄性禿與圓禿等其他形式掉髮有關,這也暗指著毛囊生物學其實是扮演更寬廣的角色。
重要地是,研究學者發現APCDD1抑制一個常見於老鼠實驗中控制頭髮生長的訊息傳導路徑,但還沒有被廣泛地被應用到人類頭髮生長。實驗室研究學者目前已經鎖定這個做為老鼠生髮開始或結束的路徑,一般稱做Wnt訊息傳導路徑,但到目前為止,這個路徑看來與人類掉髮似乎無關。但這項發現是有很意義的,因為它證明生髮形態在人類與老鼠中比原本我們認為的還要相近。
Dr. Christiano說:至少我們敢打賭說這有關聯,假設Wnt傳訊與人類頭髮問題是非常顯著的我們這裡有多年來所得到的老鼠頭髮生長的漂亮數據,但這不過只是發現這個路徑對人類生髮很重要的一個起點。這是Wnt 抑制劑的第一個解放人類頭髮相關疾病路境的突變
Dr. Christino說:此外,這些發現告訴我們操控Wnt路徑可能對毛囊生長,(第一次對人類)有一定的影響而且不像一般可行的掉髮治療中牽涉到阻斷荷爾蒙路境,有關Wnt路徑的治療是非荷爾蒙性的,因此可能有更多的掉髮病人能受益於這樣的療法Dr. Christino與她的團隊目前努力於了解造成其它掉髮形式,包括圓禿,的複雜基因型式,希望到最後能夠研發出新的,有效的治療。

By iwanthair 's blog
Nature 464, 1043-1047 (15 April 2010) | 10.1038/nature08875; Received 21 March 2009; Accepted 3 February 2010
APCDD1 is a novel Wnt inhibitor mutated in hereditary hypotrichosis simplex

名稱:

Email:

留言:

點擊可刷新